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 媒体聚焦
  • 打印页面
  • 关闭页面
扬州日报:邗江法院按下诉外调解“快进键”
来源: 扬州日报  发布日期:   2018-12-17  访问量: 

通讯员 谷丹 记者 邹平

年人均办案375件,忙的时候一天要开庭四五次。这是邗江区法院54名法官的工作常态。

作为全市收案数最多、增幅最快的县(市、区)法院,邗江区法院收案数6年增长了3倍,年均增幅30%以上。然而,今年的情况悄然发生了变化:全院收案数与去年基本持平,其中占比最高的民商事案件更是出现了拐点——1至10月份同比下降10%,降幅在全省法院中名列前茅。

2016年全国法官员额制改革后,法院普遍出现“案多人少”的困扰。如何破解?邗江区法院积极探索新的社会矛盾纠纷化解机制,变“一元审理”为“多元调解”,以调代审,将小矛盾、小纠纷解决在庭前诉外,让法官腾出精力搞学习调研、办大案要案。

转思路、换频道,邗江区法院按下了诉外调解、司法提速的“快进键”。

走出去:法庭法官下沉,将矛盾纠纷化解在诉源地

13日下午,法官李涛来到扬州高新区,会同管委会干部对一起涉企劳务纠纷案进行调解。“这个案子不能再拖了,今天大家都努把力,赶快议出个解决方案。”一见面,双方没有寒暄和客套,单刀直入、直奔主题。

李涛是邗江区法院派驻到扬州高新区法庭的一名基层法官。与以往单一的审案不同,他将更多精力放到矛盾纠纷调解上。截至目前,今年仅他参与调解的纠纷就达160起。

像李涛这样的法官,在邗江区并不是个例。今年以来,邗江区法院推动法官“走出去”,将1/4的员额法官下派到基层法庭。沉下去,到诉源地去办案,成为邗江区法院的新探索。

对此很多人不解:年办案180件,是一名法官的工作量临界点,而邗江区法院的法官普遍“超标”,为何还要让法官“走出去”?这不是更增加他们的负担吗?

“与其扬汤止沸,不如釜底抽薪。”邗江区法院院长韩雪峰说,要解决“案多人少”的问题,不能“头痛医头、脚疼医脚”,要从源头上做文章,从根子上截断案件来源。于是,让法官“走出去”,将审判力量前移,成了邗江区法院改革创新的关键一招。

在机构布局上,邗江区设立了“一南一北”两个建制法庭。南有扬州高新区法庭,管辖扬州高新区及汊河、瓜洲、蒋王片区;北有公道法庭,管辖公道镇、方巷镇、杨寿镇、槐泗镇片区。同时,在蜀冈-瘦西湖风景名胜区和维扬经济开发区设置两个巡回法庭,在建华村、长塘村、凤来村、沿湖村设立了4个巡回审判点。

“以前是‘坐在家’等案件上门,现在是‘走出去’主动调解,把大量矛盾纠纷都化解在庭审之前。”韩雪峰说,法官沉下去后,与当地干部群众打成一片,便于第一时间发现和“吃透”案情,让更多矛盾纠纷化解在诉源地,从而降低法院受理案件的数量。

效果立竿见影。今年1-11月,公道法庭收案数从去年同期的1318件降至972件,公道渔业产业园成为首个“无讼园区”;蜀冈-瘦西湖景区旅游巡回法庭收案数从1228件降至982件……法庭法官所到之处,收案数都有较大幅度下降。此外,在长塘、建华、沿湖等村和园区,越来越多的矛盾纠纷不出村、不出园、不上法庭,在“家门口”就得到了化解。

引进来:吸纳调解力量,诉前调解“化案于无形”

在邗江区法院诉讼服务中心,有一个不大的门脸,上面写着“人民调解工作室”几个大字。这里配有两名调解员,随时准备接待来访者。

“你可别小看这两名调解员,他们个个都是调解高手。”邗江区法院副院长邵步运自豪地说,截至目前,这两人已调解案件580件。“如果不是他们,这些案件都将进入诉讼程序,平均下来每名法官要多办案10件以上。”

这些调解员究竟有多大能耐?记者采访时,正好碰到一起从庭前分流来的案件——两名邻居因“一棵树”打起了官司。接待他们的调解员聂士云退休前是一名法官,在弄清事情原委后,他耐心给当事双方分析案情及利害关系。“一诉十年仇啊!如果走诉讼程序,至少要两三个月,不仅费时费钱,更伤害你们两家感情,想想看为了这么点小事值得吗?”听了这番话,本来剑拔弩张的氛围一下就缓和了。半个小时后,当事双方握手言和,有说有笑离开工作室。

“如果只盯着法官队伍,再努力也解不开‘案多人少’这道难题。”邵步运说。思路一转天地宽,邗江区法院将目光瞄向面广量大的调解员队伍,同时建立诉前导流、审前分流、诉讼回流、审后溯源的涉诉纠纷分流机制,将更多矛盾纠纷化解向调解员等社会力量导流。

“调解员参与庭前调解,员额法官为调解‘背书’。”邵步运介绍,与普通的司法调解不同,法官参与的调解一旦形成,并经过司法确认,同样具有法律效力,可以越过审判程序直接进入执行程序,调解公信力大大提升。截至目前,邗江区法院的6个人民调解工作室,已调处案件1300余件。“明年会继续增加驻院工作室的数量,聘请更多的调解员,争取将案件调解量增至2000件以上。”邵步运说。

邗江区法院“引进来”的调解员,有的驻院调解,更多的则在“网格”里发挥作用。邗江区法院协助司法局建立了覆盖所有社区的人民调解网格。网格配备的调解员长期扎根基层,虽然经验丰富,但过去常感到“势单力薄”。在邗上街道,一名调解员告诉记者,以前社区调解大多独自进行,现在有了驻网格法官的指导帮助,调解起来更加得心应手,很多小纠纷都能在网格内化解。

搭平台:“法官+专家”新组合,集中调处重点领域纠纷

采访中,记者看到一份案源分析报告:物业服务合同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、民间借贷、婚姻家庭、劳动争议、金融六类纠纷占到全部审理案件的60.45%。

“这与邗江区所处位置、区位特点有关。”韩雪峰介绍说,邗江辖区住宅小区多、流动人口数量大;五大国有银行四个扬州总部都在邗江;几大医院除了苏北医院都在邗江;处理交通事故案件,除了对应邗江交警大队,还要对应市交警支队的5个大队。这些特点导致物业、道交、金融、医患等案件居高不下。

怎么办?邗江区法院围绕这些矛盾多发领域,联合相关部门和协会,搭建了道交、物业、医患等八个纠纷调处平台。与房管局、物管行业协会共同打造物业纠纷调解平台;与交警部门共同设立道路交通事故网上一体化处理中心,交警与法官携手化解交通事故纠纷;与市法律服务中心、卫计委等部门联合成立医患纠纷调解中心;与银联等金融部门筹建金融纠纷调处中心……法院接到相关案件,会第一时间向这些平台分流,借助专业力量予以调解。

这些专业平台如何调处纠纷?邵步运告诉记者,邗江区法院在各个平台搭建新组合,成员一般有5名,分别是1名法官、1名助理、1名书记员和2名行业专家。

“‘法官+专家’的组合,有时能形成1+1+1+2>700的倍增效应。”他说,比如道路交通平台,除了法官参与调解,还会邀请保险行业协会的专家参加,今年一年5人道交小组成功化解了700多件道路交通纠纷,约占全院该类案件的1/2。

“多元化解,让更多案件转化为纠纷调解,大大节约了审判资源,让法官可以腾出手处理更为重要的案件,提升办案效率和质量。”韩雪峰满怀信心地说,希望通过多元化解和繁简分流,早日实现30%的员额法官化解70%的简单案件,70%的员额法官精审30%的疑难案件。